夜带刀的哥舒翰如何横扫骄横吐蕃兵
前文我们讲了哥舒翰晚年投降安史叛0军被杀的历史悲剧。其实前期的老哥是十分骁勇善战的,说来哥舒翰也是隆基朝的著名将领之一,他原是西0突0厥哥舒部落人,父亲是该部落的酋长,那时候各民族有融合的趋势,他父亲也做过唐朝安西大都护府的副大都护,算是有0权有0势的人家,哥舒翰自幼就好侠仗义,为朋友两肋插刀,很讲信义,朋友中只要有人求他,而他又答应了的一定会办到,决不赖0账,属于牙齿当金使的0主,颇有江0湖大0佬的范儿。他先是因到长安奔父0丧,后来因孝名和口碑被任命为地位蛮重要油水也多的长安县尉,要是文丐老杜有这样的官职估计早就高兴得要死了,不过作为高0干子弟的哥舒翰心中自是一番远大理想,乱0世出英雄啊,嫌这个天子脚下的小县尉职位太低,连处级都不是,于是又克隆了文人0大0官高适申请下岗的做法,投笔从戎跑到了河西从军玩枪弄棒去了,不久王忠嗣居然成了他的顶头上0司,任了河西节度使,知道了哥舒翰是个人才,于是惺惺相惜通宵夜谈,越谈越投机,简直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相见恨晚的感觉。不久,爱才的王忠嗣立马提拔哥舒翰为衙将,成了左膀右臂。最重要的是,哥舒翰是一个聪明伶俐又喜好读书的人,一个胡人居然能把鼎鼎大名的《左氏春秋》、《汉书》等名著背得滚瓜烂熟,自己性格又豪爽,讲义气又能如诗仙李白一样视钱财如粪土,经常分给有急难的人,所以很得手下的爱戴,而且他武艺高强又善于动脑筋,每次打仗还特别勇猛,身先士卒不要命的样子,经常打败同样骁勇善战的“高原霸0主”吐蕃,所以官升得也很快,几乎算是高适式的连升0三级(难怪后来哥舒翰给落魄文人高适升级那么快,原来是有经验的),后来做到了大0军0区副司0令。当了节度副使以后,哥舒翰立马把狂妄的高原霸0主吐蕃狠狠地收拾一番,让他们知道唐朝军0队也不是吃素的。据历史牛书《资治通鉴》记载,话说哥舒翰到任之前,每年每到积石军的麦熟时节,强悍的吐蕃人就经常来抢夺麦子,谁也不能阻拦,并且瞬时立即抢光,得意地笑着归去,由此边人还把积石军麦庄称为“吐蕃麦庄”,也反衬了当时大唐某些边0防军的懦弱和无战斗力。他娘的,这吐蕃人也太狂妄了吧,居然把超级0大国大唐视若饭0桶,如入无人之境,你当我们是假人吃稀饭了不成?哥舒翰一听当然十分生气,我不干死你老吐我就得吐,吐得稀里哗啦,于是策划了一场周密的伏击战。史载“伏其侧,再断其后”,也就是说他派出两员猛将带一队人马去埋伏路两边,等吐蕃鬼0子噼里啪啦地进入了唐军预定的包围圈,口袋一收,于是冲锋号嘹亮地响了起来,他立马率领主力部0队从城中如猛虎下山雄赳赳地闪电出击,骄横惯了的吐蕃兵,哪里见过这么勇猛的积石军,简直就是天0兵天将下凡,没有心理准备的骄傲吐蕃兵立马傻了眼,再没有以前如入无人之境的潇洒样,上得山多终遇虎,相持不了多久就都做了范跑跑,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反正最后是彪悍的高原霸0主好像不会打仗一样溃不成军,被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最终唐军还发扬连续作战精神,继续痛打落水0狗,直杀得昏天黑地,让敌人匹马不还,这无疑是一场唐朝军0队的漂亮歼灭战,也给目中无人的吐蕃蛮0兵上了一堂最生动的军事课,从此以后不敢再来骚扰,“吐蕃麦庄”也没了,大快人心。从此,老哥同0志也在边防战中打出了声威,强悍的高原霸0主吐蕃十分害怕他的威势,连青海湖也不敢靠近了。天宝八年(公元749年),老哥还率领朔方、河东的十万少数族精锐骑兵会战石堡城,而且不到十天就干净利落地把石堡城给拿了下来,给好0战分子李隆基挣回了一个大面子(不过也死了很多唐兵)。等待老哥的也只有升官发财了。虽然没有像权0臣谁都怕的唐朝四镇统领王忠嗣那种位0高权0重的超级高度,至少也是正一品的开府仪同三司,宰辅太尉级人马。以下,我们继续这位性格豪爽,也十分喜欢纵酒的国0际纵队英勇战士的有趣故事。史载,哥舒翰非常喜欢舞枪弄棒,经常在和同样勇猛的吐蕃军0队战斗时手持半截枪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大有“谁敢0横刀跃马,唯我哥大0将军”的绝妙韵味。却说哥舒翰有个家奴,名叫左车,是一个少年英雄,十五、六岁时就已经力大无比勇猛过人,也是哥舒翰打仗的好拍档。这两个打仗十分玩命的人每次出战,都是比翼双飞形影不离,也能天衣无缝地互相配合,发挥各自特长,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地把强敌挑落马下。而哥舒翰和人单挑武艺有个特点,就是喜欢偷袭,他总是从背后出其不意地靠近敌人,然后玩儿似地以半截枪搭在敌人肩头,恶作剧般地大喝一声,被吓得半死的敌兵连忙回头瞅个究竟,也不知这后面的人玩的哪出戏。哈,老哥正在等你回头呢,索你命来了,于是一枪刺中咽喉要害,猛力高高挑起这个冤鬼抛到半空(大力士级别的),玩杂技都没这么精彩,然后哄然落到地下,此时的左车也立即跃马上前,手起刀落割下敌兵头颅,好像在表演杀0人游戏,令一旁的敌军闻风丧胆,大败而逃。哥舒翰确实是一员猛将,这个连当时的一首十分流行的民歌《哥舒歌》都大赞哥舒翰带刀的风采,什么“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一说胡马),不敢过临洮。”反正有他守边,简直就是人0肉长城,“不教胡马度阴山”是也,名不虚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