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政委婚外生子:50万买断10年婚外情 两老板买单
原标题:公安局政委婚外情生子:50万买断10年婚外情,两老板买单 在龙德留任云南省曲靖宣威市公安局副局长时,有一个“八小时”外的保留活动——下班后召集公安局的人员与当地老板一起打麻将。 靠着“业务麻将”,龙德留混得如鱼得水,一方面从本地商人手里赚得盆满钵满,一方面哄得局长开开心心。而他在麻将局上费力讨好的时任公安局长尹大宝,曾是有名的“禁毒英雄”,热播电视剧《忠魂》的原型,如今也已落马。 顺利升官成“二把手”后,龙德留有了更大的权力,不少人头痛的升迁、工作调动,成了他打句招呼就能解决的事。 在一次醉酒后,龙德留与一名洗浴中心的年轻女子发生关系并发展出婚外情,之后生下儿子。一名当地的酒店老板为感激他帮自己儿子当上派出所所长,大方“支援”了龙德留10万元,龙德留拿着这10万元与另一个煤矿老板“支援”的40万元,作为“分手费”买断了这段婚外情。龙德留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近日在网上公开。 [1]组牌局讨好领导,与商人称兄道弟 出生于1962年的龙德留,曾任宣威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党委副书记、政委。 2008年,当时还是宣威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龙德留在下班之后,有个固定的保留活动,召集人员打麻将、打扑克。参与的对象有公安局内部的人员,也有当地的一些商人,他们的主要目的是讨时任宣威市公安局局长尹大宝的欢心。 当时的尹大宝风光无限,他曾侦破亚洲第一毒品大案,是有名的“禁毒英雄”,2009年以尹大宝为主角原型的28集电视连续剧《忠魂》成为热播剧,剧中性格正直、敬业,对待工作一丝不苟、满怀热情。尹大宝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于2019年7月被立案调查,尹大宝的判决尚未公开。 在当时,牌局上各人有各人的目的,商人想跟公安人员搞好关系,整点工程做做,龙德留等人则是想得到尹大宝的看重和提拔,所以赢钱的只有尹大宝。 作为牌局里稳定“牌搭子”的商人刘某很快与龙德留互称“老表”。刘某对人情世故非常熟稔,他知道宣威市公安局要建新的办公大楼和附属设施,而作为副局长的龙德留对于公安局的决策具有建议权。有时候在打麻将之前,他会拿点钱给龙德留,一共分6次给了8万元。 因此对于这个“老表”的请托,龙德留也放在了心上。2009年,宣威市公安局要建科技楼,作为科技楼建房领导小组副组长的龙德留,负责外部协调及项目监督检查工作。龙德留应刘某请托向尹大宝说了好话,在龙德留的推荐下,刘某顺利中标了科技楼Ⅰ标段。在建房过程中,龙德留检查督促时,也从来没有为难过刘某。 2012年,此时的龙德留已经是宣威市公安局的政委,刘某的工程已经完工,他又请龙德留帮忙将他的工程款及时拨付,并且在与另一个标段施工方相比,多拨付一点给他。龙德留于是跟警务保障室主任和分管的副局长都打了招呼。后来出现了一个意外情况,2016年化解政府债务资金拨付下来后,时任宣威市公安局局长的杨某想将这笔资金用作其他建设,龙德留得知后立刻让警务保障室主任和分管副局长向杨某打了报告,根据规定要专款专用,不能挪作他用。经会议研究,宣威市公安局将这笔钱用于工程尾款进行了支付。 与此同时,为了工程款能顺利拨付,中标了科技楼标Ⅱ标段项目工程建设实施的王某也找了龙德留帮忙,行贿了4万元。 出于对龙德留的感谢,刘某和王某还为龙德留老家建房子出了力。龙德留开口要10万元作为建房子的赞助费时,刘某毫不犹豫的给了。而王某承担了龙德留盖房子用的地板砖、厨房和卫生间所用墙砖的费用。 [2]几句话帮他人解决升迁 2010年8月份,龙德留任宣威市公安局政委,分管公安局政治部,在调整人员和提拔干部上有建议权和推荐权。 成为政委之后,龙德留开始尽量回避与商人之间的牌局,参与次数也少得多。他有了新的敛财途径,靠帮人升迁或者职位调整收取贿赂。梳理发现,实际上龙德留并不需要做什么事,往往他一句话或者打个招呼就能办好。 2013年,时任格宜派出所任所长的夏某峰嫌单位离城区40多公里太远,为了方便照顾家庭找到龙德留帮忙,龙德留在党委会上推荐了夏某峰后,夏某峰顺利调整到西宁派出所主持工作。夏某峰送给龙德留贿赂款2万元。 2013年,龙德留还在饭桌上帮人解决了工作调动上的麻烦。2011年,宣威市国税局职工包某被安排到格宜镇白泥村当新农村建设指导员。这份工作清闲,几乎不用去国税局上班,她平时也很少去村里,只需要年底写个总结,因此包某大部分时间都在曲靖照顾女儿读书。 2013年年初,宣威市国税局为了平衡打算让其他职工轮流下村做指导员,国税局局长韩某打算把包某调到国税局开发区分局上班。恰好韩某与龙德留因为工作中有业务对接而相识,包某夫妇找到了龙德留帮忙。 2013年6月左右,龙德留打电话将韩某约到了包某家里吃饭,在饭桌上让韩某“关心”包某。事后,包某丈夫给龙德留送了5万元。经“研究讨论”后,2014年初,包某又顺利下乡做指导员了。 在所有的“帮忙”中,龙德留对宣威市世纪酒店法人代表叶某的儿子升迁最为上心。 龙德留与叶某相识二十多年,2005年叶某儿子从会泽县公安局调入宣威市公安局工作后,龙、叶二人经常一起聚会。叶某请龙德留帮忙关照儿子,有机会提拔他。2010年,机会终于来了,宣威市公安局有10多个科技岗位可以竞争上岗,叶某儿子报名参与竞争刑侦大队秘侦中队中队长这一副科岗位,经过笔试后顺利进入面试。 在叶某儿子面试时,龙德留对负责面试的公安局党委班子进行暗示:“这个同志还是不错的”、“他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儿子,一直干着刑侦工作,业务能力强”、“面试时多关照一下”…… 在龙德留的关照下,叶某儿子的面试分数获得了高分,以综合成绩排名本职位第一名,顺利进入副科级领导干部人选,后来叶某儿子被任命为刑侦大队秘侦中队中队长。2013年宣威市公安局要提拔干部时,龙德留又推荐了叶某的儿子,之后叶某儿子顺利担任了文兴派出所所长,解决了正科待遇。 龙德留对叶某儿子的帮助,叶某很感激,因此当龙德留求他帮忙时,叶某二话不说拿出了10万元。 他开口求人的原因,是为了了却一段长达10年的婚外情。 [3]收50万“赞助”了断婚外情 2003年,18岁的贵州女子王某凤在宣威市荣城洗浴中心打工时认识了龙德留。2006年左右,龙德留为照顾王某凤的生意,经常来洗浴中心找王某凤洗脚。龙德留在一次醉酒之后与王某凤发生了性关系,尽管知道龙德留有家室,两人还是保持来往,王某凤还是在2008年为龙德留生下了一个儿子,儿子户口落在了龙德留妹妹的户口簿上。 之后,王某凤住在龙德留的另一处房子里,照顾两人的儿子。一直到2013年左右,王某凤逐渐看不到龙德留和她结婚的希望,慢慢死心了。2015年左右,王某凤认识了后来的老公,在龙德留知情后,2016年9月份左右,王某凤决定跟龙德留有个了断。 “之前都是我在带孩子,现在我想在曲靖买套房子,问了一家的房子要50多万元,这么多年了,我也不容易。”王某凤提出要50万元“分手费”,不抚养儿子。 “我没有钱,但是我会想办法整了拿给你,孩子我会抚养,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谈判完毕,龙德留立刻想办法筹钱,在2016年10月凑齐了50万元。 这50万元,叶某出了10万元,另外40万元是一个煤矿老板邱某资助的。 龙德留先找到了邱某帮忙,把自己的的婚外情、私生子、50万元分手费一一告诉了邱某,求邱某帮他解决这个问题。龙德留一开口就找邱某要40万元,“龙德留说他不可能和那个女人结婚,也不可能离婚。他自己没有钱,也不敢把这个事情告诉媳妇,找媳妇要钱,实在没有办法了。” 邱某知道,龙德留是宣威市公安局的政委,是“有身份的人”,如果他把钱拿给龙德留,就别指望对方会还钱,而他也不会问龙德留要。 “龙德留与贵州女人之间的事情处理不好,会影响他的名声和家庭,龙德留也就完了。我和龙德留是多年的朋友,龙德留没有帮我做过什么事情,我也没有请龙德留帮我做过什么事情。”几天后,邱某用牛皮纸袋包了40万元现金交给了龙德留。 龙德留又找到了叶某帮忙,让叶某出剩下的10万元,叶某爽快答应了。 担心龙德留是公职人员,他自己办理可能会引起别人怀疑,从而暴露与王某凤的事情,叶某决定亲自帮龙德留打掩护。“我是老板,转几十万元给别人很正常,别人也不会怀疑。”叶某找自己的侄子帮忙操作转账,将50万元转到了王某凤亲戚的账户。收钱后的王某凤买了房子,从此和龙德留断了往来。 2019年曲靖市监察委员会在查办曲靖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队长凡敬东等人违纪违法犯罪案中,发现龙德留涉嫌严重违法违纪,于4月10日立案审查、政务立案调查,同日对其采取留置措施。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7年期间,龙德留利用担任宣威市公安局副局长、政委的职务便利,先后收受或索要刘某等人贿赂款共计人民币102万元,在工程承揽建设及工程款拨付、违法案件处理、职务晋升调整等过程中,为他人谋取利益,以龙德留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来源:周凌如/潇湘晨报